社科院语言所唐正大副研究员学术报告报道

编辑:postgraduate 发布时间:2017-11-16 访问次数:173

  1115日下午3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所唐正大副研究员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行政楼314会议室进行了题为《和将来时间指称相关的时体态共生与选择限制——以关中方言为主要参考》的学术报告。汉语史中心陈玉洁副教授、李旭平副教授、史文磊副教授、罗天华博士,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张薇副教授,以及汉语史研究中心数十位硕博士研究生参加。

 唐正大副研究员从将来时(future tense)和将来时间指称(future time referenceFTR)的不同切入,指出将来时间指称往往和情态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对汉语的启发是,我们可以在接受其不纯净性的同时,寻找合适的观察和测试框架。唐正大副研究员提出基本功能、寄生功能、寄生限制这样一组概念,指出某种多功能形式的部分功能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出现(基本功能),而部分功能只能在部分情况下出现,而在另一些情况下会受到压制(寄生功能)。他以此为框架,对关中方言的将来时间指称(尤其是“呀”)的情况进行观察,主要包括三个维度:①时间指称(专表/兼表);②语境依赖情况;③句法依赖情况,指出:“呀”作为将始体标记,是由开始体义发展出将来时义的。同时,观察了“V的语义背景化、句法从属化、语用话题化,指出,从语义角度看,“呀”是融合了情态义的将始体。他还比较了关中方言中施事导向型(agent-oriented)的“V与言者导向型(speaker-oriented)的“V得咧”,讨论了“V得咧”语法化的语义理据,梳理了关中方言中其他间接将来时间指称形式,如由进行体发展到惯常体再发展到表“意愿”的“V呢”。最后,讨论了汉语和时体相关的几个类型特点,以及汉语将来时间指称的几个类型。

 唐正大副研究员的报告从语感刻画提升到理论分析,引发了在座师生的热烈讨论。史文磊副教授认为:唐正大副研究员的报告,在基本功能和寄生功能的框架下,整体考察同一形式表达时体态的多功能性,能带来非常丰富的理论启发。

                      

                              

                                                                                                                                  (摄影/供稿 吴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