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文献与汉语史研究工作坊报道

编辑:postgraduate 发布时间:2018-07-04 访问次数:201
201872日,出土文献与汉语史研究工作坊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人文学院咖啡馆进行,此次工作坊由浙大汉语史研究中心的史文磊老师和佛罗里达大学艺术史系的来国龙老师主持,来自厦门大学的叶玉英老师、中山大学的范常喜老师、吉林大学的李春桃老师、南京大学的魏宜辉老师、安徽大学的夏大兆老师、南开大学的蒋玉斌老师、温州大学的叶晓锋老师、浙江财经大学的杨建忠老师、边田钢老师出席。
首先,叶玉英老师和来国龙老师都根据自己的研究体会梳理了学者在利用古文字资料做上古音研究的过程中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边田钢老师关注到上古部分清擦音、次清塞音声母字与鼻音声母字间的密切关系,认为上古汉语音系内部应构拟一套清鼻音声母来解释这种现象。接着,范常喜老师、李春桃老师、魏宜辉老师分别从楚简、汉简、汉代木牍等出土文献材料出发介绍了自己的研究心得,并与在场的各位老师进行了热烈地讨论。
下午时段,夏大兆老师指出,甲骨文字的形义关系的疏离已是十分普遍的现象,说明甲骨文字符号记录语言的功能已经发展到成熟的阶段;蒋玉斌老师讨论了甲骨文中作状语的“上”“下”。接下来,史文磊老师介绍了对最近一直较为关注的《庄子》中“何帠”当为“何暇”的相关论证,叶晓锋老师认为现代汉语部分名词性后缀“巴”和南方方言中的“牯”的来源具有一致性,都是“父”上古音的遗留形式。最后,杨建忠老师讨论了“教”“学”和“斆”的关系及演变过程,材料详实,在场的老师也各抒己见。
工作坊接近尾声,史文磊老师对各位老师的汇报进行了总结,并提出本次工作坊只是一个开始,希望今后汉语史的研究和出土文献的研究能结合得更紧密。经过一天的学习和讨论,在座的各位老师、同学都收获颇丰。



文:谷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