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运富教授讲座报道

编辑:postgraduate 发布时间:2019-01-15 访问次数:648

 

20191151430分,郑州大学李运富教授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行政楼229教室作了题为《谈<说文解字>中的“形声”问题》的学术报告。报告会由方一新教授主持,王云路教授、汪维辉教授、真大成副教授、史文磊副教授及汉语史研究中心、古籍所的几十位师生参加了本次讲座。

 

首先,李教授提出《说文解字》(以下简称《说文》)中的“六书”与汉字的结构并不能完全对应,要了解许慎对汉字结构的分析还有赖于对《说文》中所有汉字进行归纳调查。通过全面考察,李教授认为《说文》中“从”的性质或许与传统的理解不同。传统认为,《说文》中“从某”“从某某”等,都是表明被分析字为会意字,但实际上,“某”的性质非常复杂,除了作为表义构件,“某”还可以是象形构件、标志构件、示音构件、代号构件等等。相较于指出会意字的构件,“从某”的“从”只是指该字中包含某一个部件。“凡某之属皆从某”也只是表明这些字中都包含着某一个部件。

 

之后,李教授对“形声相益”也提出了新的见解。他运用训诂学的方法,指出在古代文献中,“形”“声”从未见表示“形符(义符)”或 “声符”的用法,而“益”也没有“加合”或“组合”的意义,且作“增加”解时,必须要带宾语。传统对“形声相益”的解释是缺乏训诂学根据的。李教授认为传统把“形声相益”理解为“义符和声符加合”,恐怕是受到“相”的“互相”义的引导。其实,这里的“相”应该理解为“偏相”,即指代某一个对象而不是双方。“形声相益”的结构关系应与“取譬相成”类似。“取譬相成”即“取譬以成之”(“以事为名, 取譬相成”意即“根据字符表达的事物拟定名称,并取个读音近似的字来标示这个名称的读音”。),“形声相益”当为“形动声宾以益之”。此处的“声”不限于语音,还包括语义,就是指有音有义的语言,“形声”即“形化语言”,也就是把语言的音或义转化为可视符号(形),或者说根据语言的音或义来构造字形。宋人戴侗《六书故•六书通释》言“凡六书,皆以形人声而已矣”,即可为证。再联系《说文解字•叙》:“仓颉之初作书,盖依类象形,故谓之文;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可知“形声相益”就是“形化语言以益象形。”

 

最后,李教授对“文”和“字”进行了辨正。他认为,“文”“字”其实是造字的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象形”,即根据客观事物的类属特征描画出字形符号,这种原生符号叫做“文”;第二个阶段是“形声”,即把已有的“文”当作标音符号或表义符号参与构字,这就可以突破客观物象的限制而构造出更多的字符, 用这种具有孳生性质的方法造出的符号就叫做“字”。

  

李教授观点新颖,论据充分,在场师生均获益良多。在老师、同学们的热烈讨论中讲座圆满结束。

 

(图文/陈容生)